热搜关键词:
快讯
当前位置: 中国吉州网 首页 > 频道 > 体育
挑战与欣喜并存,作为职业球员的父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编辑:肖翠 来源:江西吉州网 2020-01-14 我要评论




作为职业球员的父母需要面临很多的挑战,尤其是当球迷们指责你的孩子时。


“那是上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拉塞尔-班福德回忆道,“当时我正在利兹联和一位名叫斯图亚特-多兹的先生聊天。此时一位女士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她说:‘我们需要调整一下球队阵容,很明显就能看出来有些球员踢得属实不太行。’”


“斯图亚特对她说:‘我正在和这位先生聊天呢。’于是她转而问我:‘他们真的够不上为利兹联踢球,你觉得呢?’我回答道:‘对此我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毕竟作为一名职业球员的父亲,你显然不希望掺和到批评球员的对话当中去。


“然而她还在坚持:‘每个人都看得出来。’我回答她:‘不过我有不一样的看法。’接着她又说:‘你怎么能有不一样的看法呢?你刚刚才看了这场比赛啊,很明显有些球员踢得真的很菜啊,第一个我想要提名的就是班福德。’”


“我说过了,我的看法和你完全不一样。”


“她说:‘怎么可能不一样呢?’”


“我回答道:‘因为我是他父亲。’”


“她当场吓哭了,然后拼命给我道歉。”


既要面对旁人对自己孩子的批评,又要处理好孩子遭受重大伤病后可能带来的后果,对于职业球员的父母而言,生活总是充满了挑战。


不过与此同时也是杂夹着快乐的,当你的孩子签下第一份职业合同的时候,当他完成生涯首秀的时候,当他取得精彩进球的时候,或者当他赢得冠军奖杯甚至为国争光的时候。


总的来说,这是一种情绪杂糅的感受,尤其是比赛日的时候。阿斯顿维拉球员泰隆-明斯的父亲阿迪说道:“你似乎在跟随着他完成每一脚传球,和他一起争顶头球,在比赛当中与他同呼吸。”


理论上说,去看自己孩子踢比赛应该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但实际上,这很有可能变成一次煎熬。斯旺西后卫乔-罗顿的父亲克里将比赛形容为“折磨”,并且表示自己在赛后需要喝几杯来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他解释道:“当你的孩子在场上犯错之后,你便知道接下来他会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口诛笔伐。要是你本场比赛表现不佳,那么下一场很可能就只有坐在板凳席上,所以每一场比赛都很重要。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你都没法享受比赛,在周六晚上,要是球队赢了并且罗顿发挥出色的话,那便会成为我一周当中最开心的一天。”


塔尼亚,乔以及克里-罗顿


被问及当人们批评他孩子时他作何感受,克里表示:“很难过,这是最诚实的答案。一旦他犯错了,球迷就会发出一阵叹气声,你也会跟着叹气。要是他传球失误了,那种感觉就像肚子被人来了一拳。”


“我通常都会提前向坐我旁边的球迷公布身份,几乎就是在警告他们,要是他们骂我儿子的话,那么我也会骂他们。但是如果我赞同他们的观点,那我就不会护犊子,我能理解那种感受。”


克里的妻子塔尼亚说道:“你从来没踢过球。”


“我踢过!”克里曾经是威尔士篮球队的一员,“乔的表现是好是坏,我是不二的评判者。我也会坦白告诉他一切,我能看到所有事情。乔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告诉他别的球迷都看22名球员,而我只关注一位,所以无论你拿球还是没拿球,一举一动我都清清楚楚。”


“要是他踢得不好,我会试着帮他找借口,比如他还年轻之类的。但是我最讨厌的是,明明他表现很好,懂球的都在夸他,但是网上的一群白痴还在批评他,那我可不答应。”


对于乔的母亲而言也是一样,当孩子踢比赛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克里回忆起当威尔士在10月份与斯洛伐克进行欧洲杯预选赛时,他的妻子直接躲在房间里不敢看比赛。


塔尼亚对此解释道:“我的心跳非常快,除了担心他因为犯错被批评以外,也在担心他受伤,我总是很担心这一点。”


利兹联前锋帕特里克-班福德的母亲瑞塔对此也感同身受:“我喜欢去看比赛,但是我真的很担心帕特里克。听到人们的评论以及看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言论,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他们这么过分的话为什么没有受到惩罚,这简直令人恶心。不过毕竟这是个自由的世界,人们可以表达他们的观点。”


在2019年10月的时候,英格兰后卫明斯的父母飞往保加利亚去见证他们儿子的国家队首秀。这本该是一次美妙的旅程,他们看比赛入迷了,以致于完全没有意识到主场球迷针对他们儿子的种族歧视。直到收到家里人发来的信息,他们才意识到了这一切。


赛后媒体的关注点都在于明斯是如何在场上合理地处理了这个问题,以及他在接受采访时的精彩回答,但人们都忽略了他的父母当时正坐在看台之上,目睹自己的孩子遭受种族歧视。


被问及当时的感受时,明斯的父亲阿迪表示:“我在寻思该怎么活着走出球场?”


阿迪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随后他认真地回答道:“当时我只需要顾及自己就可以了,因为我知道明斯能够处理好这种情况,因为他是一个意志很坚强的小伙子。”


一些评论表示,明斯英格兰国家队首秀上遭遇的种族歧视把他励志的奋斗故事所掩盖了。人们只会记得他所遭受的种族歧视,而不是他如何从一位贷款咨询师变成英格兰国脚。


对此,阿迪并不赞同:“明斯一路奋斗成为国脚的历程当中所展示出的意志力、信念和坚强会被人们记住的。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年龄段的国家队比赛,他经历过现实社会的磨炼并一路历经险阻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掩盖这段经历。”


许多父母,尤其是父亲,都是他们孩子最大的球迷,同时也是最大的批评者。班福德的父亲拉塞尔表示:“我既看他踢球,同时也一直对帕特里克讲实话。”


“我不会对他说你是一名优秀的球员,因为当他们表现好的时候自己会有感觉。 他们并不需要身边的人们一直夸他优秀,他们需要知道的是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得到比赛的反馈。”


“一些家长在孩子8、9岁效力青年队的时候对于他们过高的期望值以及对孩子们说的话都是错误的。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当初我也和帕特里克有过很多次严肃的对话。每次我看到他懈怠的时候都会对他说:‘如果这就是你展现出来的状态,那么我们最好赶紧开车回家。’但是有的家长做得就有些过分了,他们对于孩子大吼大叫,那只是在发泄而已。”


切尔西担任球探的阿迪摇着头谈论起了一些故事:“我一直希望能够给明斯提供一些帮助,我过去也踢球,并且还懂一点执教,所以我能给他提供一些小的指导。当他慢慢长大之后,我们便经常一起谈论这方面的事情,甚至他刚去伊普斯维奇那时候也可以。”


“但后来你渐渐意识到了他已经接受了全方位的指导,所以你不能再对他指指点点,因为伊普斯维奇的教练早就已经教过他该怎么做了。”


“而当他加盟伯恩茅斯之后,他便开始接受最高水平的指导。一般的家长,除非你曾经是职业球员,都会告诉自己,他已经在接受正确的指导了。”


“当你周一到周五都在接受顶级教练的指导时,这可不同于偶尔看看天空体育,听听讲解便认为自己懂球了。然后有一天你父亲突然过来给你说你应该做这样做那样,那很可能和他们日常训练是不一样的。当他还小的时候我这样教他或许没问题,但现在他已经在接受另一个水平的指导了。”


那么从前真的是职业球员的家长是否又有什么不同呢?


利物浦球员张伯伦的父亲马克曾经在斯托克城踢球,在1997年挂靴之后为南安普顿青训营工作,那里也是张伯伦出道的地方。


“我不会和他谈太多比赛当中深入的东西,我更喜欢问他觉得自己踢得怎么样,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指挥他做这样做那样。但对于老二我就会这样做。(小儿子克里斯蒂安,如今在为诺茨郡踢球)”


马克表示自己自从张伯伦转会加盟阿森纳之后才带着更多批判性的眼光看他踢球:“作为一名前职业球员,如今我很放心他,因为我知道克洛普不会纵容他。但是在阿森纳的时候就不一样,我以前去看比赛的时候,他的队友总会对他说:‘你的父亲又在批评你了,他在看台上几乎想杀了你。’我想收拾他只是因为他没有做到那些他应该做的事情。”


“老实说我对于他在阿森纳的经历感到有些不满意,他17岁便去了阿森纳,但是突然间就停止发展了。尽管他已经入选过英格兰国家队,但是你还是需要继续指导他啊。看着那时的局面我对史蒂夫-鲍尔德(阿森纳助教,马克在斯托克城的老队友)说:‘你们怎么不安排好呢?得有人继续指导他啊。’那真是令人失望。”


被问及是否每场比赛都会和张伯伦讨论时,马克表示:“不会,因为那样做的话他就听不进去我的话了,所以我一般都会等待合适的时机。”

“他在客场踢亨克的时候打进了两粒精彩的进球,当时我和他弟弟在诺丁汉观看 了这场比赛。有一次张伯伦本来可以带球深入禁区,但是他却回头了,看起来就像皮尔洛一样。”


“我当时破口而出:‘他在搞什么呢?他应该带球往前走啊。’当时我很沮丧。后来他梅开二度了,那球的确进得不错,他母亲给我打来电话,说道:‘小张今天的发挥简直棒极了!’我说道:‘棒极了?他简直太辣鸡了!’然后他母亲就把电话挂了,说我对孩子太苛刻了。”


“赛后记者们采访了克洛普,他们说:‘张伯伦今天踢得不错。’克洛普马上回答道:‘不不不,他本来还可以做得更好。’我当时赞同极了。所以当我给张伯伦打电话的时候只称赞了他精彩的进球,显然他非常开心。”


“他母亲已经把人们的评论反馈给他了,克洛普也说了他还能做得更好,所以我告诉他:‘你踢得像皮尔洛一样,在门前20码附近还一直控制着皮球,你踢得真好。’接着他说:‘我知道了,那克洛普想要我怎么做呢?’”


“我说道:‘你想想他买你过来是干嘛的。’他想了一会儿然后问我:‘是干嘛的呢?’抱歉我要爆粗了,我说:‘你他*倒是跑起来啊!’”


他又问我是什么意思。我回答他:“你已经把球带到危险区域了,结果你又把球往回传,他是希望你去造杀伤啊。”


阿迪-明斯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我刚下班回来便听说明斯遭遇了一次严重的伤病,他刚上演英超首秀,便因为和德林克沃特相撞导致伤退。后来他给我发消息告诉我是一次严重的伤病,当时我眼泪都在眼眶当中打转了。”


正如罗顿的母亲说的那样,父母都很担心自己的孩子遭受伤病。在对阵莱斯特的比赛当中,明斯膝盖韧带严重受伤,英超首秀仅仅6分钟后便因伤离场,恢复时间将超过1年。


“我当时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了,他需要照顾,因为一开始的几个周他都只能卧床休养。同时他也需要精神层面的支持,他的母亲和亲戚们都在那里陪他。”


“有时候看到他遭受的痛苦你会很想哭,有时候你真的会哭出来。看着他的伤疤,你会想着:‘孩子,不知道你该怎样恢复过来。’其实我们彼此都在这样想。”


马克-张伯伦也能体会那种感觉,在2018年4月利物浦坐镇安菲尔德5-2大胜罗马的比赛他也在现场,他将那场比赛形容成有史以来看过的最棒的一场球。


但是从个人层面而言,那简直是一场噩梦。张伯伦在一次拼抢当中右膝韧带受伤,被队友替换下场。他不仅赛季宣告报销,同时还失去了征战世界杯的机会。


马克说道:“那真的很可怕,伤病是比赛的一部分,但是他看起来遭遇了一次非 常严重的伤病,最庆幸的一点大概就是如今的医疗水平非常先进。”


乔-罗顿从一位青年队球员最终成为了职业球员,他的父亲克里表示:“有的家长从孩子7岁开始就把他们送到了青训营,直到18岁他们最终还是被淘汰了,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遗憾,那得有多么伤心和失落啊。”


当父母决定把孩子送去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时候就需要做好接受失望的准备,但克里表示:“所有家长都相信他们的孩子能够脱颖而出成为职业球员。”


但实际上成为职业球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且一路上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个星期去青训营参加3、4次训练,全国到处参加比赛,这也对整个家庭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乔的哥哥山姆一开始也是斯旺西青训营当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后来还是被淘汰了,所以克里对于送乔去当职业球员并没有什么动力。他表示:“既然山姆没能做到这一切,为什么还要送乔去呢?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在周天早上6点就前往埃克塞特,然后在那里花费掉一整天的时间。”


塔尼亚说道:“但是为了孩子你不得不去做。”


“我当然知道,”克里说道,“但是这样持续了10年之后,动力难免会衰减。”


塔尼亚准备将自己作为职业球员母亲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她也承认有时候会对这些事情感到疲乏。乔在20岁时进入了斯旺西一线队,但他从8岁起便加入了俱乐部。塔尼亚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场比赛,与此同时她还要执教学校的球队。


“去年乔终于得到了一线队首秀的机会,那对于我们来说就像走过一条漫长的路,终于感觉到了放松。”


克里对他的妻子说道:“好在我们最终还是得到了这一切。不,不是最终,这还只是开始,要知道有很多父母付出多年却一无所获。”


这一切对于明斯的父母来说也是一样的艰难,明斯从8岁起就加入了南安普顿青训营,但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他被解除了合约。


父亲阿迪说道:“作为父母,你只能尽力去鼓励他们,让他们相信哪怕被一家俱乐部拒绝了也不代表所有俱乐部都会拒绝你。”


“我们谈了很多,他母亲也非常积极地给各家俱乐部写信。明斯先后去了斯文登、布里斯托流浪者以及朴茨茅斯。布里斯托流浪者说他们已经用光了全额奖学金的名额,斯文登和朴茨茅斯都说明斯还不足够优秀。这让情况变得更加艰难,因为你遭遇了更多的拒绝。”


“青训学院的竞争非常激烈,不仅仅是在球场之上,球场下的家长之间也充满了嫉妒和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我曾听说过关于一名年轻球员的故事,他的外号叫‘The FEC’,什么意思呢?未来的英格兰队长(The Future England Captain),他爸爸说这是他将来会成为的角色。”


马克-张伯伦表示自己以前从没有指望过孩子会成为职业球员,但旁人却早已看到了小张的天赋。曾经的南安普顿教练史蒂夫-怀斯利在张伯伦9岁的时候见过他,他便说那是马克的接班人。


与儿子在同一家青训营工作有好处,但同时也有坏处。马克说道:“我在U11队带过他,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记得当时是对阵热刺吧,我可能做错了但是我当时对他说:‘小张同学,你能照我们训练中那样踢球吗?’他当时很生我的气。”


“那个年龄段的比赛有4节,但我在第1节比赛之后就把他换下了,剩下的比赛他只能在板凳上观看。我不会对其他小孩这么做,但他是我的儿子,然后我告诉他:‘这是你今天的教训,你要好好记住。’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对他做这样的事。”


尽管小张伯伦能力不错,但是他的身材导致南安普顿一度接近与他解除合约,不过最终他还是幸运地留了下来。两年之后他以高达8位数的身价加盟了阿森纳,但是当时马克并不希望小张离开,尤其是球队刚刚成功升入英冠。


马克表示:“我认为父母们付出了很多,他们承诺帮助孩子们实现成为职业球员的梦想,花费了许多时间和金钱,到处奔走,牺牲休息的时间,再冷的天也在场边陪伴他们,但最终经纪人把钱都赚走了。所以我认为父母们值得收获更多的回报,于是我成为了他的经纪人。”


而对于帕特里克-班福德而言,他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与其他球员有一些不一样,当时他在诺丁汉高中上学,并且在GCSEs考试当中取得了A。

父亲拉塞尔表示:“我们告诉他不要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但事实上这总会出问题。”


“当他还在上学的时候就遇到了很多的困扰,甚至这种困扰至今还存在。推特上有一个叫做‘滑稽的班福德’的账号,正是因为这些人的传统观念,认为班福德和普通球员不一样,他们觉得一般的球员都没有接受过这么好的教育。我为他们感到可悲。”


除了艰难险阻之外,这些球员的父母也经历着很多美妙的时光。克里形容儿子乔代表威尔士国家队首秀的那天是他人生当中最美好的一天。


除了这些里程碑的记录之外,一些球迷们的行为也会温暖人心。比如当他们乘火车前往客场的时候,车里的球迷们会一次又一次地歌唱他们儿子的名字。克里笑着回忆道:“那是发生在去布里斯托城的路上,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两口子是谁,而我们当时只是看着彼此偷偷地笑。”


对于马克-张伯伦来说,看儿子踢顶级联赛的感觉很棒,但他还有更远大的期望:“我并不会因为他是一个职业球员而感到骄傲,他为英格兰踢球的确很棒,但是真正会让我感到骄傲的是他成为一个很好的人,就像他为慈善做的那些事一样。”


拉塞尔-班福德,从他个人角度来说,他对于足球有的地方感到厌恶,并且将球员们的高收入形容为“不义之财”。但与此同时,他也很高兴地看到儿子能够享受他现在的工作,并且把家乡诺丁汉的人们都联系起来。


“我认为最有趣的事情就是一大帮子你不认识的人跑过来对你说:‘我在推特上关注了帕特里克,帮我转告他,他踢得很不错。’”


阿迪-明斯说道:“我们感觉受到了上天的眷顾。有时候我们夫妻俩坐在球场内看着彼此,然后说道:‘天啊,那真的就是我们家的小孩啊,看看他都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我们都笑着摇摇头,感觉到了巨大的自豪感,并且感激他终于实现了我们当初对他的期待。”


总而言之,没有比坐在球场内看自己的孩子实现他的梦想更幸福的事情了。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江西吉州网免责申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江西吉州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江西吉州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江西吉州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州网”,违者江西吉州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西吉州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39660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完整版-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免费-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在线观看